传统中医更需理性出版——中国医学类图书市场分析|山东麦德森文化传媒集团|业界动态

关注麦德森:

全国免费咨询电话:400-655-0531

麦德森人始终秉承"诚信第一,质量第一,品牌第一"的经营理念,全心全意为您与社会服务!

栏目导航

业界动态

传统中医更需理性出版——中国医学类图书市场分析

时间:2014年08月06日   阅读:910次

 

传统中医更需理性出版

中国医学类图书市场分析

 

 

 

 

 

中国医学( R2)类图书,在中国图书馆分类法中属于医药、卫生类目下。详细来说,它又包括中国医学理论,中医预防、卫生学,中医基础理论,中医临床学,中药学,方剂学,以及像中医内科这样的具体分科。这些年,对于中医是否为“伪科学”的争论甚嚣尘上,不但吸引了医学界人士关注,也吸引了老百姓关注的目光。因为在时下各种养生节目的熏陶下,很多百姓都在实践中医的保健方法。
  中医是经验医学,是古人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与摸索中总结出来的。严格说来,它并不科学,甚至像人们都熟知的“穴位”也不能体现在解剖学上,并且在治一些急症上,中医的的确确弱于西医。但仅仅因为中医的不科学就否定中医的作用,也并不理智。中医在治未病,治慢性病以及宏观治疗和整体治疗方面都有独到之处。图书市场上的中医图书更是数量众多。

  专业社做专业的出版

  统计新华书店总店信息中心成品数据库里中国医学类图书的数量,我们发现, 2013年, R2分类下总计有 3127本图书。从出版社分布来看,医学社、科技社是出版的主力。比如在出版数量前十名的出版社(见图表一)中,前四名的中国中医药出版社、人民军医出版社、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和人民卫生出版社均为专业医学社;后六名中,除化学工业出版社外均为地方科技社,而化工社本身在中国医学出版领域也独具特色。
  前四名出版社中,排名第一的中国中医药出版社是直属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唯一国家级中医药专业出版社,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教材办公室,全国高等中医药教材建设研究会和全国高等中医药教材建设专家指导委员会都设在该社。因此,该社并没有像科技社那样将医学科普和养生保健作为主要产品线,而是以各级各类教材及辅导用书、考试用书、学术著作为主,并提出“只要是中医药书我社最多,只要是中医药教材我社最全,只要是中医药书我社最有权威性”的目标。
  前四名中的其他三家社同样有官方背景。比如,人民军医出版社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直属单位等。这几家出版社尽管都有养生保健方面图书的产品线,但他们并没有将其作为重点,而是以出版专业的中医图书为主,科普方面的图书为辅。主线明确的出版思路令这些掌握了优质和权威资源的出版社能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最专业图书的策划和出版中。

  从中医典籍里挖选题

  中医既然是经验医学,那么经验除了来自老中医们的传道、授业、解惑,还来自中国古代的中医典籍。每年出版的中医类的专业图书中,都有一些关于中医典籍的原本、注释本、注解本、解读本等。新华书店总店信息中心成品数据库显示,作者信息提示是清代(含)以前的作品有 125本,占比为 4 %。而实际上还有很多典籍图书以丛书形式呈现,比如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王国强担任总策划的“中医古籍珍本集成”是一套中医古籍珍本影印和现代批注导读相结合的大型图书,也包含了大量中医典籍。所以中医典籍方面的图书在中医图书中的占比远高于4%。
  明朝医学家李时珍和清朝医学家陈修园的作品得到更多出版社的关注。李时珍的《本草纲目》既有全新校注本,也有图解本、手绘彩图本等等。李时珍在晚年所著的另外一部不为非专业人士所知的《濒湖脉学》也有专业出版社关注。陈修园是清朝的一位长期从事中医普及工作及将中医知识通俗化的医者,他对《伤寒论》《金匮要略》等经典著作进行了再诠释,并编成了《长沙方歌括》和《金匮方歌括》等易于记忆、习诵的形式,对后学理解这些经典很有帮助。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学苑出版社等都出版了陈修园的各类著作供专业人士参考和阅读。
  中医典籍的读者对象不单有专业人士,还有普通大众。现在养生保健类图书多会从经典著作中寻找选题点,在传授保健知识的同时也让大众从经典开始了解传统的中医文化,中国妇女出版社去年出版的《〈千金方〉里的女人养颜养生经》、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本草纲目〉家庭使用全书》就是例子。
  将新华书店总店信息中心成品数据库 2013年中国医学类图书的书名进行关键词搜索(见图表二),可以发现《黄帝内经》和《本草纲目》这两部中医典籍均属热门选题。而涉及选题最多的仍是养生,毕竟中医最突出的“治未病”思想,其实就是养生。并且,养生既能作为专业人士的研究课题,也是普通大众可以理解与运用的。但这也带来市场同质化的问题,值得参与的出版社理性对待。

  考试书规模稳定医案与师承为独有特色

  中医类图书中还有一部分图书值得关注:考试书。前几年的“张悟本事件”中,引发话题的张悟本就没有执业资格,他给病人开的也并不是处方,而是“食方”,以此来回避行医资质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于 1998年公布, 199 9年开始施行。中医医师也需要参加资格考试来获得《医师执业证》。
  在新华书店总店信息中心成品数据库 2013年中国医学类图书中,中医执业医师和职业考试的图书不到五十本。从这些数据中我们发现,此类考试包括几个内容:中医执业助理医师、中医执业医师、中西医结合执业医师、中医美容师、中医内科主治医师、中药专业初级师、中药专业初级师、中药专业中级师等。
  出版此类图书的出版社相对集中,多数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军事医学科学出版社出版。考试图书的形式也比较多样,包括历年真题解析、习题集、冲刺试卷、通关宝典、考点全攻略、考点评析、测试卷等。
  中医学习不但需要理论和大量实践,还很重视“师承”,这也是中医作为一门经验医学的特色。“师承”反映在图书上,就是有出版社将名医的师承及名医的医案、医方等以图书的形式记录下来。比如,人民军医出版社出版的“国医大师”系列以及《国医圣手胡希恕经验良方赏析》,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的《中医儿科师承讲记》,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的《师承实录医理切磋》等。出版这类图书既是为了保留珍贵资料,也是将名医师的经验分享给更多从业人士参考,以期共同进步。